鱼膳子

索路

索路(足尖)

.

又光着脚。

你举着哑铃,心思却不在一心一意的修炼。

那人光着脚在甲板上跑来跑去,而那个草鞋被散乱的丢在一旁。

又不好好穿鞋。

你心里这样想着,眼神却紧盯着黑发少年的裸足

白白嫩嫩的,因为那人移动的速度过快,只能看到这些,但是你想你是知道的。

.

他的脚一定是很小巧的,那如果自己捧在手心,一定是可以托住的。

.

“噗通”落水生将你的思绪唤回。

“路飞!”大家和你的声音同时响起。

你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迅速跳入海中。

.

“唔……咕嘟嘟呼呼……”

路飞在水下发出噗噜噜的溺水声。

可恶,看着那人无力的坠落,心里无限的升起恐慌。

无法镇定的心跳,怦怦的乱跳。

“噗通。”

你握住了那人的手臂,温热的感觉从手中传出。

你发现,心里的慌乱感,被那温暖奇异的消退了。

.

“噗哈”

你抱着那人浮上水面。

黑色的发丝粘腻在他的脸上。

“嘻嘻嘻,又不小心掉下去了啊。麻烦你啦,索隆。”

带着搞怪的笑容,说着毫不在意的话。

.

你迅速回到船上,始终在路飞带着疑惑的目光中说

“我带你去洗澡。”

.

热水蒸腾,路飞顶着满头的泡泡坐在浴缸里玩耍着。

你在淋浴头表面正经洗澡,事实却是你的目光一直都没离开他的身上。

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路飞他突然在水中伸出了一节小腿,水嘀嗒嘀嗒的顺着他的足尖,滑过他白嫩带点肌肉纹理的小腿。

.

“咕嘟”

你听见自己咽了一口口水,嗓子发干,你寻思着可能是洗太久了。

却又情不自禁的靠近着那近在延迟的裸足。

.

“呐,索隆。你在干什么?”

路飞噘着自己的小嘴,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你。

你回过神,发现自己已经把那白嫩的小脚,把握再两手间。

“好奇怪哦,索隆。”

路飞软糯沙哑哑的嗓音在摩擦着你最后的理智线。

.

喉头干的有些发痒。

奇怪吗?他问着自己,眼神和手却离不开路飞的小脚。

既然奇怪的话,那就更奇怪一点吧。

“砰”

理智线断电了啊,索隆君。

.

你吻住路飞带着些许水气的足尖,他的脚趾圆润可爱,指甲粉嫩嫩的点燃着脚尖,你顺着向上吻,却发现那人颤了一下,带着雾气的黑色大眼疑惑的看着你,但是没有反抗。

“啾”

你吻过脚背,舌头轻柔的舔舐着,偶尔用牙齿轻咬,或者吸一口,留下微红的痕迹。

“哈啊……”路飞发出诱惑的喘息,使你眼神一暗,动作更过分的开始挑逗。

.

淋浴头的水还在开着,淅淅沥沥的水声,与诱人的喘息相矫揉,不清不楚的暧昧与爱意在这里延伸。

.

足尖上的吻,代表着我对你的忠诚与爱意。

我爱你,我愿意用生命去,守护你。

.

『足尖』


all路(随笔)

随笔
罗宾少见的坐在椅子上没有看书,反而和旁边的船长一起在……似乎在……打坐???
哎――!!!桑尼号的其他人表示震惊!这……肯定又是路飞提出的比较任性的提议吧。
.
唉――
真宠啊,大家这样想着。(喂喂,路飞要坐到地上的时候飞一般的给他铺上毯子的人们呢?)
“喂,路飞。”
“哎~索隆……”明显睡着的路飞恍恍惚惚睁眼。
“我也要打坐。”索隆看着骂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。
“哦哦哦,真的嘛?!索隆今天的修炼完成的好早!厉害!”异常高兴的路飞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把索隆猛地拉到自己身边,使索隆一个不稳差点栽到那人的身上。
“唔哇,砍了你哦。”
“嘛~打坐!”路飞表示不听。
“唉……你这家伙……”叹了一口气的索隆也闭上了眼睛。
(嘛嘛,索隆君果然也非常宠船长呢~哦呵呵。罗宾用能力看着一切)
.
“娜美酱~罗宾酱~今天的每日低卡甜点,为美丽的小姐准备好了。”故作夸张绅士模样的山治转着圈,来到了甲板,便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。
成熟稳重罗宾酱~在打坐,笨蛋任性可爱的船长……在打坐,极为恶劣绿藻头傻不拉几的在打坐,什么组合啊喂喂,话说绿藻头你个肌肉**离路飞那么近干嘛?!啊不,是罗宾酱。
使劲捏烟中的山治桑~呢~哦嚯嚯。布鲁克拉着小提琴缓缓飘过,坐在了罗宾酱的旁边!!!!喂喂!别说什么义正言辞要打坐好嘛?!!!你那连眼睛都没有的空洞洞在看哪里啊?!!
“喂,路飞。”
“哎……哎~吃的山治!”其实被吃的唤醒又打坐睡着的某人。
“什么鬼……”扶额
“唔……好吃,啊有……什么好吃啊唔啊唔。”
“我也要打坐。”山治居然没有阻止路飞吃甜点?!!
“坐你旁边。”熄灭烟火,索隆懒懒的睁开眼睛,和山治投来的目光同时对上。
【变态色厨子】
【沙雕绿藻头】
滋滋――火药味在空中蔓延,而引起这事的某人还在想着
旁边是罗宾还有索隆怎么才能让山治也坐到自己旁边的问题。
“路飞。”一旁的罗宾突然睁眼
“哎,,Ծ^Ծ,,罗宾。”正在犯难的路飞苦巴巴的皱着眉头,看向罗宾。
“哦呵呵,让山治坐我这里吧。”抬手摸了摸路飞的脑袋,向旁边诺了一个位置。
山治“!!!”
索隆“啧。”
.
“啊~罗宾酱~您真的是太优雅知性了”扭成麻花的山治变成了桃心眼。
“白痴色厨子”索隆悠悠说道
“哈?!脑子进水绿藻头!(▼皿▼#)”山治抬脚。
“正合我意。”索隆拔刀。
.
“鬼斩”
“首肉”
.
两人就如同往常一样打了起来,然而夹杂在两人其中的路飞毫发无损。依然在打坐,只是周围战斗的残风微微刮起那人的衣角。
.一旁钓鱼围观的乌索普表示:喂喂,你们还在打啊,话说不就是要引起路飞注意顺便用那软糯的声音劝你们吗???你们见路飞睁眼了吗啊喂??
早已闪到周围的罗宾表示“说的对呢,长鼻子君。”
布鲁克“呦嚯嚯嚯,山治桑和索隆桑果然又开始了啊”
弗兰奇“啊啊,这两人一旦有关于路飞的事就总是会这样。”
乔巴“哎……哎,又打起来了呢……”低头继续捣药。
娜美“啊――谁来阻止这两个笨蛋!!”
.
今天桑尼号的各位,依然很开心呢。

卡路

卡路
.
夏洛特·卡塔库栗躺在自己的房子里,大口大口的吃着今天的甜甜圈,很香很甜,让他放松也愉悦。
.
就像那个傻里傻气但勇气可佳的草帽路飞疯了一般攻击自己,却奈何不了自己时……
“嗯……啊唔~真好吃啊,甜甜圈”卡塔库栗大口咀嚼着,像一个执着的小狗呢……可以是和美味的甜甜圈相睥睨的甜腻了。
.
那么……品尝起来呢?
卡塔库栗这样想着,看着被自己啃出来的小草帽,一口吞入腹中,想起自己那时无意间看到的未来……
真是让人期待呢,草帽小子。
.
既然我愿意放你走了,那么就别让无可脱身的我。
失去了这个乐趣了~你可是相比甜甜圈以外。
第二个让我感到在意的我的事物了呢~

香路

#猜cp系列#
伟大航海路突然出现了一家小有名气的餐厅。
.
听闻去过那里的人都对那里的美食流连忘返。
.
厨师长是个看起来便很英俊的金发男人。
.
他是一个极其尊重女性的绅士,无关这位女士是什么样的人,每当他碧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你,便会有种在大海中沉溺的错觉,想要挣扎却不由自主的下坠。
.
即便脸上带了点沧桑,到举手投足间透漏着优雅和稳重,身上有着从大海上航行多年的知性。
.
男人极爱抽烟,却很少在餐厅内抽,每次他会倚靠在餐厅外围的栏杆处,白色的香烟搅在男人金色的发丝中依依缠绵。
.
“那个……”
.
你终于有了向前搭话的勇气。你是一名海上记者,对这个餐厅有着很大的兴趣,但无论怎样,这个餐厅和这个男人都有着别样的魅力,吸引着她,在来了无数次后,你终于决定开口。
“啊。您好,美丽的小姐”
男人看向你将手里的香烟熄灭。
.
“您好,我叫爱丽娜,是一名海上记者。”
你向前微微鞠躬
.
“很甜美的名字,与您的美貌很相衬”
男人礼貌的笑了一下,所说的言语没有丝毫殷勤的味道,反而令人感到自然又令人愉悦。
.
“我可以采访您一下吗?”
看来男人不打算说出自己的名字,不过没关系,在刚刚的问候中你已经放松了下来。
.
“当然可以,我的荣幸”
.
采访了一些关于餐厅的问题后,你纸上满满的报道,满意的笑了笑,无意间的扫到餐厅的吧台,你喝了一口男人给你泡的柠檬水润了润微干的咽喉。
.
“我可以再问您几个问题吗?是我的个人疑惑,不会在报纸上登报”
你有点害怕男人不会答应。
.
谁知,男人点了点头,带着礼貌的微笑。
.
“您在吧台放的一堆肉食很诱人,但是为什么不归入贩卖呢?”
.
看向那处散发着美味色泽的美食,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。
.
男人也注视着那个吧台,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,傻笑了起来。眼里没有了那种礼貌的生疏,而是将一种为爱的温柔,沉到了眼底,仿佛那黑漆漆的海域被太阳照亮了。
.
“这是给我爱人的。”
“爱人?”
“是的,我已故的爱人。”
.
男人的声音突然轻柔极了,好像生怕打扰到什么一样。
“他很喜欢吃肉,每天都嚷嚷着吃,也不管是不是在饭点。明明都已经吃了那么多年了,每次还像没吃过饭一样说好吃,扬着一张傻脸说什么我做的饭他一辈子都不会吃腻。”
“怎么会不腻呢,明明就是吃腻了,才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的吧。”
.
明明是嫌弃到不行的语句,语调却是那么的温柔悲伤,说出那句话是男人的眼睑微颤,仿佛被这海风迷了眼,平静却也让你感到窒息。
.
“对不起。”
你回过神来。
男人摆了摆手,表示无事。
.
“您的餐厅名为何叫Mountain& Road?”
男人突然又点了一根烟,香烟的火光因男人的呼吸猛然发亮,他向天空呼出一口白色烟雾,看向餐厅的名字。
.
“山因路有了指引的方向,便是山的光。”
.
“山治的头发上总有钟香烟味呢”
“不喜欢?”
“不,无论是山治的什么我都最喜欢了”
“……笨蛋”

索路

“你为什么一直都在这个岛上啊?”

你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醉醺醺的拿着一个酒瓶子脸上的胡渣肆意的生长。

男人懒洋洋的睁开一个眼睛,其中一个眼睛上有一道划痕,好像是瞎了,他并未理你,反而的又灌了一口酒,用贴付着许多伤痕的左手摩擦着在胸前破烂的草帽。

你被那个草帽吸引了目光,因为这个草帽出现在男人身上太突出了。

“我可以看一下这个草帽吗?”

你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拿,却猛地被男人凛冽的目光扫过,你愣了愣,举在半空的手只好默默收回。

小气,你暗暗的在心里想,又看向男人身旁放着的三把刀虽然上面有了点刻痕,但还是可以看出这把剑的精细化,剑比草帽明明好多了,你这样想着。

“明明只是个草帽而已……”你小声的说,真是个不会珍惜的男人。

“不一样的……”男人因为常年醺酒的原因,嗓子有点沙哑。

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和你说话,你刚想接,却突然看见了男人的眼神,如此的温柔和眷恋啊。

他低头吻了吻胸前的草帽说,

“这是他留给我的唯一”
是啊,在这座他沉睡的岛上,有着他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。

就好像那个任性又无法无天的少年,还睡在自己的胸前。
而他,仿佛还能感受到那个人生命的起伏。

艾路

(有点虐)
艾斯怎么也想不清楚
本来已经消亡的他,以灵体的方式出现在了自己的弟弟面前
在刚经历了顶上战争的路飞,浑身是伤的捆满了绷带,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安静的睡在床上,呼吸微弱
“路飞……”艾斯慢慢的半跪在床边,伸手想要拉起路飞布满伤痕的手
却只是穿了过去
“哈……哈……”
艾斯使劲握起了拳头,自己怎么忘了呢?他已经死了,自己这个没用的**哥哥,死在了自己的弟弟面前
“老爹,马尔科,兄弟们……对不起啊……”
大家为了来救自己,都受了伤啊,尤其是老爹……如果自己没有那么任性……就好了
“艾斯……艾斯”
路飞无意识的急促呼喊着,身体止不住的开始抖动
“路飞……!”
艾斯下意识的想要抱住他,可是却仍然只能穿了过去
可恶,可恶,可恶啊
艾斯的眼中满满的蓄满了眼泪
他深呼吸了几口气,努力让自己平息下去,在路飞的呼喊声中说
“路飞……我啊作为一个哥哥来说,可能太不称职了啊,喜欢什么就尽管去做吧,你的身后有很可靠的伙伴啊,他们也会照顾你的,还有……对爷爷他,让他省心一点吧,我啊在之前就太不让他省心了啊,你以后千万别再受太大的伤了啊,我啊……我……”
艾斯的声音越来越哽咽,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,连他都没有注意到,他的眼泪渗透了路飞的绷带
感受到手上的湿意,路飞想要睁开双眼,但却因为太过于沉重,眼前只是黑暗
“谁……是谁”
“艾斯吗?是艾斯啊……艾斯,艾斯”
路飞的声音将艾斯唤回,看到自己的眼泪滴到了他的手上
“路飞……”
他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可以触碰到路飞了
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,他害怕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可以维持多久,他害怕自己再次消失在路飞面前,给他带来伤害
“路飞”
艾斯站起来,擦了一下眼睛
“你要好好的,照顾好自己啊,哥哥我会一直看着你的”
“你这小子,一定要成为海贼王啊”
路飞隐隐约约的听见了自己熟悉的声音,太熟悉了是啊,就像艾斯一样,意识开始渐渐模糊
“不要……不要走……艾斯”
看着路飞慢慢归于平静
艾斯笑了笑,用开始变得透明的手,轻轻的勾勒着路飞的头发眼睛,鼻子,嘴唇
“路飞,再见”
愿你在这海上,成飞破浪

罗路短篇


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这个贼船
看着被海军重点追击的危险份子,赏金15亿的男人,草帽路飞
正欢快的从船上跑来跑去
罗用手半撑起头,目光盯着在船板打滚耍无赖的路飞
自己为什么会和他同盟呢
回想起在冰火岛结盟
黑色的发丝被风吹的飞扬,头上的草帽好像要被吹掉一样,嘴里说着的话语也并不算靠谱,那为什么他还会出现在这艘船上
“喂!罗!我们一起去钓鱼吧!”路飞充满元气的邀请声传入他的耳中
还没回过神时,便被路飞用橡胶技能用手臂缠上
“咻”的一声
那人便与自己撞在一起,柔软且充满弹性的皮肤,发丝贴在自己的脖颈处,有些瘙痒,身为医生的他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有些快了
“嘛,陪我去嘛,大家都没有空的样子”圆圆的脑袋蹭了蹭,软绵又沙沙的话带着他的气息,传入自己的身体里一样
“啊,好的,草帽当家的”他听到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说出来
“耶呼”路飞猛的抬起头,嘴角开心的上扬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,纯黑的眼睛微眯成月牙状,像是比太阳还耀眼的光芒,真好看啊
“怦”心脏像是突然暂停一样
罗看着今天一片晴空万里的大海
太阳,很温暖